首页 >> 猎奇

生日礼物

2019-11-16  来源:69内涵网 0
【导读】自从有了智能手机之后,不少的人都抱着手机玩到深夜。K大的应苑是典型的例子,天天抱着手机玩,走路玩手机,吃饭玩手机,上课玩手机,经常玩到深

自从有了智能手机之后,不少的人都抱着手机玩到深夜。

K大的应苑是典型的例子,天天抱着手机玩,走路玩手机,吃饭玩手机,上课玩手机,经常玩到深夜。

夜深人静的时候,寝室上方的风扇像老牛一样不停的运转,发出吭哧吭哧的响声,在这种闷热烦躁的夏季,总是难以入睡的。室友们都在睡与醒的边缘挣扎,发出粗重的呼气声,暗示着这夜晚多难熬。

应苑沉浸在自己的手机里,双眼等着手机屏幕,屏幕在黑夜中散发着盈盈绿光。这种时候也忘记了这夏天是有多么闷热了。

应苑在网上认识了一个人,每天都能跟他聊到很晚,本来她以前没那么爱玩手机的,自从认识了他之后,就天天晚上到三四点鈡还意犹未尽。

网上的这个人的网名叫意无忆,应苑也忘记是什么时候加的这么个人了。

开始的时候对方主动找她聊天,她也只是礼貌性的应了他几句。可是聊着聊着,她就发现这个叫意无忆挺见多识广的。

有次她电脑上有些问题,刚好碰上他找她聊天,她就说了。没想到她就截了几个图,给他说了啥问题,意无忆就知道怎么解决了,在他的帮助下把问题解决了。

所以自从那以后,应苑也慢慢地把意无忆当朋友一样在聊天,越接触就会发现对方的好,不仅懂得怎么聊天,还见多识广。

现在的人都比较喜欢跟不认识的网友聊天,因为毕竟不认识,可以随便倾诉,相反,有些话特别熟的人却不能跟她说。

应苑是个白天特别活跃笑得特没节操的人,但到了晚上就特别伤感。毕竟大学就跟个小社会一样,你不努力,谁都不会搭理你。但是心里还是比较累的,收起面具,内心的苦闷又只能憋着,刚好遇见这么一个会聊天的人 ,应苑慢慢的敞开心扉,给意无忆说了些生活中的琐事。

应大波波奔北波:无忆无忆,应大波波呼叫无忆。

意无忆好像不在,没有及时的回复她,不过这也没关系,应苑自说自话就会把要说的事情给意无忆讲了。

应大波波奔北波:我今天又遇到奇葩事了,我跟你讲,那个女的太不要脸了,明明自己不喜欢南悦,她还到处勾引别人,也不是的南悦怎么想的,就看上她了,还死活不松手。这不,又听说她找男朋友了,南悦难过的跟什么似得。

应大波波奔北波:你说我都喜欢他三年了,一直不拿正眼看我,我有那么差么?

应大波波奔北波:又不是没男的追我,我怎么就瞎眼看上他了。

应大波波奔北波:唉,就是犯贱了,这爱情就是这么烦人,无忆,你说我怎么这么傻呢。那个女的也是,不喜欢就明确的拒绝嘛,干嘛要拖着啊,哼,真希望她死在男的手上才好。

说完这句话,应苑心里还有点纠结,这么咒别人好像不好,不过一想起她和南悦,心里的小疙瘩也没了,谁让她抢她男人的,活该。

消息发出去很多,意无忆还是没有回复她,不过应苑也不是想让他回,就是想找个倾诉的对象罢了。说出来就会好很多。

等了两分钟后,意无忆还是没有消息,应苑觉得无聊,她又睡不着,干脆去浏览网页去了,网页上什么八卦都有,看起来大同小异,很快就没意思了,还有一些重口的新闻,那个那个变态杀了自己的妻子的,杀人手法十分狠毒,标题很新颖啦,不过真正点进去估计也没啥看头,事实是在媒体的包装下的,哪能这么拿出台面上。正准备关掉网页的时候,突然手机卡了,她乱戳戳手机就自动黑屏了,自启之后就进了一个网页,不管怎么按返回键都是不行,强行关机也不行。

没办法,只好眼睁睁的看着手机进网页,一闪一闪的,好像进入了一个什么视频网站,应苑就只能看着。

手机一抽一出的,只见手机里面的画面呈现出一个房间,房间里面一男一女在房间里,看样子应该是宾馆,男的跟着那个女的拉拉扯扯的,而且她衣着暴露,看样子应该是喝醉酒了。

应苑眼角直抽抽,这破手机这么色,卡着也能进小黄页,这是要她看别人叉叉圈圈的么?

不过又忍不住往屏幕上瞅,突然觉得这女的很眼熟啊,由于进门的时候男的把女的给挡着的,加上手机画面也不怎么清楚,女的被拽到前面,妖娆的脸上画着浓浓的妆,即使是这样,也可以看出那不就是刚刚她还在埋怨的陵歌么?

陵歌在男人的手下挣扎,看样子应该是蛮不情愿的,心里有那么点挣扎,虽然刚刚那么诅咒她,可是真实发生了倒也是不忍心。

可是一想到南悦,心里猛地一痛,心底里的小恶魔不住的叫嚣,让你嘚瑟,让你浪,活该,就应该让你死在男人身上。没想到这种想法越来越强烈,看见陵歌在那个男的手下挣扎,应苑的双眸都亮了起来了,在手机屏幕的反射下,显得有点阴森森的。

心里想了百多种让她死的方法,要折磨死她。

没想到,那男的好像知道应苑怎么想的一样,先将陵歌绑在衣架旁边捆住。手中拿着皮鞭使劲抽,陵歌在鞭子的抽打下呜咽的哭着。却没有力气挣扎。

鞭子过后,那男的不知道拿了什么东西往陵歌身上摸,只见得陵歌表情痛苦的连嘴巴都张不开,应苑看见陵歌这样,心里的小恶魔彻底爆发,使劲在折磨着陵歌,就好像是她自己再上阵一样。

一阵折磨过后,陵歌已经快失去半条命了。这身体上的折磨已经够了,那心里的折磨……

仿佛那男的就是在根据她的思想在做,男的把陵歌身上所剩点点衣物全部甩光,脱下裤子,毫无前奏的就直奔陵歌的哪儿,力道之大毫无怜惜之意,陵歌在那人的身下痛的痉挛。而她越痛苦,应苑就越开心。

陵歌在一遍又一遍的凌辱之后晕倒,但并不会这样放过她,弄醒之后接着凌辱。看着陵歌在男人的折磨下,突然,瞳孔爆然增大,身体突然僵硬往前面勾起。

男人看到身下的陵歌断了气,满意的起来把裤子穿好,向镜头这边望来,这个时候她才看清这个折磨陵歌的男人的面貌,这不是……

应苑这个时候仿佛从魔怔中醒了过来 ,手机前面是刚刚跟意无忆的聊天框,上面血红色的字眼让她心里一惊。

“这生日礼物,你喜欢么?”

第二天,应苑从睡梦中醒来,只听见室友说:死人啦死人啦,陵歌在外面乱搞死了…….

应苑恍怔了一下,那个熟悉的脸,生日礼物……

作者寄语:多多说说我的缺点啦啦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