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社会>叶倩彤 “中国第一声优” “叶倩彤”的罪与罚
你可能会感兴趣:

叶倩彤 “中国第一声优” “叶倩彤”的罪与罚

2018-10-24 16:06:54来源: 热度:分享:


“中国第一声优” “叶倩彤”的罪与罚(组图)


“中国第一声优” “叶倩彤”的罪与罚(组图)

“叶倩彤”

性别:女 年龄:24岁

身高:169厘米

民族:汉族

职业:“动听中国”声优

婚姻状况:未婚

毕业学校:四川音乐学院

在网络世界里,“叶倩彤”被冠以“中国第一声优”的称号,“酥人入骨,淫而不色”背后,是中国首例网上制作传播淫秽电子信息犯罪。

酥人入骨的“叶倩彤”

尹楠第一次见到自己兼职打工的那家公司三个同事,是在法庭上。那是2009年10月21日,尹楠和他们一起站在被告席上。

四个人共同服务的,是上海华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这三个男同事,分别是公司的法人代表龚鸣、技术部经理张悦和编辑张自伟。检方指控四人涉嫌非法制作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

华凡公司现在已被查封的网站,曾经有个很响亮的名字:动听中国。在那里,尹楠有另外一个更响亮的妩媚名字——“叶倩彤”。比这个名字更加吸引人的是“叶倩彤”的照片,外貌娇柔,身材姣好;照片旁边,是一段让人忍不住联想的自我介绍:“我喜欢最真实的生活,用声音和身体诠释人之本性。”

在真实世界里,“叶倩彤”的名字叫尹楠,这个24岁的山东姑娘负责给华凡公司的产品提供远程配音。自2008年1月起近一年时间里,无论是在四川音乐学院主持播音系读大四时的寝室里,还是毕业后在北京租住的小屋里,尹楠都在电脑前为华凡公司配音。

她读的是四部流传在网络上的著名色情小说,其间密集夹杂着接二连三的床上情景。凭借四年积淀的播音功底,尹楠每过几分钟就要酝酿一阵惟妙惟肖的“叫床”、“呻吟”和“娇喘”。

与此同时,早在2008年1月,“叶倩彤”这个名字就已是网络世界里的草根红人,百度贴吧和QQ群里,“叶倩彤”的有声小说被争相传送。百度有121000多项、谷歌有540000多项“叶倩彤”搜索结果。在网络这个虚拟的情色世界里,“叶倩彤”被冠以“中国第一声优”的称号,网络评论里好评如潮。对她的声音,流传最广的八字考评是:酥人入骨,淫而不色。

声仿床戏场面,是“配音艺术”

和网络上鼎鼎大名的“动听中国”比较起来,一手打造它的华凡公司挺寒酸。

上海凯旋南路一栋简易的商务楼里,底楼一间130平方米的房间就是这个公司的办公室。十来个员工,十几台电脑,就是全部家当。

今年2月10日,上海市公安局治安总队对其突击检查,搜查清单称,在张悦的IBM笔记本里,搜到831个“涉嫌淫秽音频”。其中,《金鳞岂是池中物》、《天地之间》、《少妇白洁》、《高树三姐妹》四部淫秽小说,里边是主持“叶倩彤”时长8300分钟的声音。

2008年1月初,QQ群“北方配音盟”里出现一则招聘配音演员的兼职广告,吸引了尹楠,对方给她发了小段试音稿,当她念完发回后,对方立刻同意聘请她。

在一份华凡公司经营状况清单里,记者看到,听众收听20分钟一小集需5个听币,1元人民币可以购买500个听币,下载则听币翻倍。而华凡公司开的实习工资是每念一小时40元,每半月至1个月汇款。配音圈里的相似工种,有的时薪可达300元。而接受40元的廉价,是因为尹楠知道自己还是个在校生,况且自己“很缺钱”。

从2008年1月到10月,除发去念好的音频,她给对方留下的是一个姓名、一个账号和一个电话号码。其间,尹楠和公司只通过一次电话,接电话的是声频编辑张自伟。

在第一部作品《天地之间》念到第十集的时候,床戏开始密集,尹楠察觉到了不对劲。虽然自己都听得脸红,“但想到缺钱”,另一方面,也作为一种专业要求的发声练习,她还是坚持下去。

尹楠说,对自己和同专业的同学来讲,即使声仿床戏场面,都是种“配音艺术”,专业要求模仿各种场景下的喜怒哀乐声。

“第一声优”的双重身份

9月下旬,律师徐一鸣在看守所里见到这个让网友极尽想象来勾画的“叶倩彤”。徐律师说,“那么好听的声音,跟长相完全不符。”徐一鸣对尹楠的印象,只有“清纯”,而法庭上,其他亲眼看见尹楠的人,也旁证着,“不怎么好看,胖乎乎的”。

这个被网友封为“中国第一声优”,现实生活远没有网络上来得精彩。在庭上前一星期,徐一鸣的办公室里,突然来了两个“衣着朴实”的老人。他们是专程从山东东营赶来的尹楠父母,一见到徐律师,就声泪俱下,央求道,“救救我女儿!”

尹楠父母都是钻井工人,原籍天津,为支援油田建设来到山东。尹楠的一副好嗓子是从小培养的,高中学美声、大学念播音专业。家境极其一般的父母,为了让女儿能上每年学费高达1.7万元的播音专业,竭尽所能。

在远离那份“让自己都脸红的兼职”5个月后,2009年2月27日,警察敲开了她的门。原本,她可像其他栏目“声优”一样永无音信,跟张自伟惟一一次的通话,让警察找到她的踪迹。

“我生病了,才出院”

“叶倩彤”被捕以后,就有网友发帖讨论其将会被判多长时间的刑罚;法院作出一审判二缓二的判决后,网友对其刑期是否合理发起了讨论。奇怪的是,一方面是众多网友赞同“判得不重,判决很公正”的观点,一方面是大量网友在网上寻找其有声读物的下载。

一些无法“享受”小说的粉丝抱怨着“不许百姓点灯”。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性研究所所长潘绥铭对记者表示,这不是执法而是立法的问题,在人民没有立法权的中国,讨论再多也是白费口舌。“公权力是否可惩治私领域的行为,而扫黄的法理依据何在?”

在一篇文章中,潘绥铭写道:当官方对性教育仍避讳不谈,也不能干涉公民去别处“乞求性教育”,“因为寻求性知识是公民的权力。”在尹楠久未更新的人人网主页上,触目皆是朋友和同学等温和的留言。10月23日,网页上有了最新更新:“我生病了,才出院。”(文中尹楠为化名)据《南都周刊》

雷人标语

帮人申冤?

“公安局长是俺爸,杀人放火都不怕!”这句话听起来很雷人,有人却把它贴在了车身上“招摇过市”。21日中午,当常先生开着该车出现在深圳市布吉街头时,立即引来众人围观,当然也引来了警察。原来,他此举是为了替一个河南老乡申冤。据他称,该老乡儿子怀疑被县公安局副局长儿子打死,案子至今未了,打抱不平的常先生便出此举来声讨。21日该车出现后有人报警,警察赶来教育后,让常先生撕掉了标语。

明星娱乐
奇闻异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