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新闻>“我不是药神”原型:曾涉卖假药被抓 千名病友求情
你可能会感兴趣:

“我不是药神”原型:曾涉卖假药被抓 千名病友求情

2018-07-06 15:19:54来源: 热度:分享:

最近,徐峥的《我不是药神》试映反响很好,并将全国上映。这个故事主人公的原型名叫陆勇,来自江苏无锡,他是一名白血病患者,也是一位企业家,他曾被许许多多的白血病患者称为“药神”。


“我不是药神”原型:曾涉卖假药被抓 千名病友求情

2002年,他被查出患有白血病,为了挣扎着找回健康,他开启了漫漫寻药之路。为自己,也帮助病友。一直觉得自己在做好事的陆勇,2014年竟因涉嫌贩卖“假药”,被警方带走。之后千余名白血病病友签名为陆勇求情,最终法院对这起案件“撤回起诉”。陆勇免去了一场牢狱之灾。

从病友们口中的“药神”,到法院逮捕的“卖假药嫌疑犯”,又到最终被撤诉恢复自由之身,陆勇经历了“虚惊一场”带来的某些挫败感,但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采访的时候他说:自己始终敬畏法律,也感恩时代的变化。希望他的经历,能促使某些改变,并且终将给更多的白血病患者带益处。

创业刚起步突然罹患白血病

人生遭遇“重大打击”

无锡是乡镇企业发祥地,涌现了无数的本土创业者,1968年出生的陆勇就是其中之一。

2000年,32周岁的陆勇开始创业,办起了自己的针织厂,不通过外贸公司,自己将工厂产品直接向老外销售。


“我不是药神”原型:曾涉卖假药被抓 千名病友求情

【被很多病友称为"药神"的陆勇】

陆勇的家在无锡市锡山区,是一个当地比较有代表性的殷实之家。在他创业之前,他的父亲也有自己的工厂,某种意义上说,尽管不是“子承父业”,也算是“传承家业”。“我自己做工厂,与父亲不同的工厂,但我们会一起合作。”

不过,与众多的本土创业者不同,陆勇的创业之路却在两年后遇到了一个当时看来几乎迈不过去的一个“槛”。2002年,他在无锡人民医院检查,发现血样数据有异,遂到上海一家大医院去检查。由于临近上海,无锡很多人患病后,都习惯性到上海求医,觉得那里条件更好,技术更先进。

一番手忙脚乱的检查后,医院给出的结论是:他得了“慢粒细胞白血病”,一种国内普遍认为除了骨髓移植没有更好办法的“恶疾”。但骨髓移植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在等待的过程中,就靠用药维持。他说,当时主要服用原厂出产的一款瑞士产“格列卫”,以药物控制病情。但这个药物很贵,且只能自费,这一块花费一年算下来近30万元,加上各种检查费,一年费用总要在三十四五万元,对财力和精力都是极大的考验。“我们家当时存款现金也就是100万,但是确诊后的两年里,因为我的病,已经花了70多万。我们还算家底好的,即使这样,再长久下去,根本吃不消,何况骨髓移植在配型,也没有合适的。”

为了能活下去,陆勇和他的家人开始遍寻名医,渴望获得生的机会。同时,四处打听治疗新方法,并且结识了包括欧洲的很多相同疾病的病友,在网络平台上交流相关的信息。他还组建了QQ群,交流和分享最新的治疗信息等,越来越多的病友通过互相介绍,加入到了群内。“当时刚创业两年,事业刚起步,实现收支平衡并开始有起色,但还没有盈利。自己就遇到了这么大的打击,压力真的是巨大!”

找到廉价特效仿制药效果好

不忘助人他成了病友眼中的“药侠”

因为英语好,与国外网友的交流不成问题,陆勇因此得到了很多国内病友无法了解的信息。

2004年,他在欧洲的一个论坛得悉了一条消息,韩国有位病友服用了一种印度生产的“格列卫”仿制药,效果相当不错。之后,一位客户在日本帮他购买了1个月的药量,费用仅仅4000多元,服用下来效果很不错。他动了个心思,根据药瓶上的信息,直接联络仿制药的生产厂家,从对方那里直接购药。“算下来,印度的价格比日本购买的还要便宜很多,每个月只要3000元,之后我就一直用这个仿制药。”


“我不是药神”原型:曾涉卖假药被抓 千名病友求情

【陆勇用的仿制药】

因为自己服用效果不错,热心的陆勇于是在群内分享了相关的经历,并贴出了用药的检查数据。对于这一做法,不少病友很怀疑,觉得他是与印度厂家串通起来牟利,但也有些病友决定试一试,“我们这样的人的压力和心境,没有经历过的不会体会到,有一丝生机,都不愿放过。”尝试相信的病友联系了陆勇,寻求他的帮助,包括如何购药,同时还不会给自己招来“麻烦”,“包括单子怎么填,购药的量多少等等,我都帮助他们、指导他们,主要是教给他们自己去买药的办法。”

因为确实有更多的人服用了印度仿制药且确实效果不错,因此了解与联系陆勇的人也越来越多,于是帮助他们就成了陆勇做“老板”之外的另一项“工作”,其中还包括如何规避法律的风险,以免遭遇不必要的麻烦,比如销售“假药”及“代购”等风险。说白了,也就是“违法”但不“犯罪”。他也说,从一开始,自己就避免沦为“代购”,“代购是要经手药品,然后再分销,这涉及到销售假药及知识产权侵权等问题,这都是犯罪的,这事我不能做。而且很多方法,我都是跟韩国人学的,他们做这个更早,有一套办法。”

他也坦言,做这个事很容易在“利润”的驱使下,让人变成“代购者”,“说实话,我家里条件比较好,自己也开厂,不需要靠这个牟利。所以做这件事,完全是为了帮助病友。”在这个群内,每天都有悲伤的事情发生,而发生在身边的一个年轻病友的事情更令他扼腕。在2004年,无锡一位年轻的病友,也是无锡一家本土企业的物流员工,患了白血病后,家里卖了房子进行治病,但因为付不起每个月3000多元的仿制药费,最终还是去世了,“如果当时能服用这个药,也许就不会走了,真的挺令人伤心的。”

但也有欣喜。陆勇说,自己患病后结识了很多的病友,电话联络或见面的病友至少在一二百人,其中80%的人因为这个仿制药而病情得到了稳定,各方面情况不错。“因为对大家的困境和痛苦感同身受,能够帮助他们是自己的心愿。”他一直说,他们这些病友的痛苦,外人无法理解,那种求生欲望的强烈,是一般人想不到的。而他所想做的,就是要尽可能帮助大家,如同他博客的名字那样“药侠陆勇”,他觉得自己在行侠仗义。

2006年,在志愿者陪同下,他们跟随韩国的一个团体,专门奔赴印度,直接找到了当地仿制药药厂。用他的话说,自己是为病友们“探路”,并带来更多的帮助。

“虚惊一场”内心受挫,但他相信:

自己的“遭遇”促动了某些“改变”

此后的10多年里,陆勇成了国内“慢粒细胞白血病”病友圈的“名人”,也被大家称为“药神”。

2013年底,一位四川的病友,再一次通过网络联系陆勇,寻求买药帮助,但没有收到回复。问了其他病友,对方回复说,陆勇可能被抓了。“药神”陆勇忽然从群友们的“关注”中不见了,这引发了大家的焦虑。

此后,陆续的信息汇总过来,病友们才知道:当年的11月,陆勇因为涉嫌贩卖“假药”,被警方带走,后被取保候审。根据我国的法律规定,没有注册的药物就是“假药”,而病友们通过陆勇的帮助购买到的印度仿制药就属于这一类。根据刑法修正案第八条,只要嫌疑人有主观故意生产、销售假药的行为,即构成犯罪,不管是否牟利,是否发生实际人身伤害,陆勇的行为已经涉嫌“犯罪”。


“我不是药神”原型:曾涉卖假药被抓 千名病友求情

【《我不是药神》剧照】

2015年1月10日,也就是取保候审期间,陆勇因“多次传唤不到庭”被警方抓捕,并被湖南沅江市人民检察院以“妨害信用卡管理”和“销售假药罪”起诉。审理期间,陆勇坚持自己是无罪的,认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没有犯法,所有的指责与怀疑自己都不用辩护,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是“心安理得”。期间,为了帮助陆勇,一份有千名病友求助的签名被递交到了法院,希望法院能够对陆勇免于刑事处罚。所幸的是,依据相关的法律法规,最终,检察机关撤回了对陆勇的起诉,法院也对“撤回起诉”做出了裁定,从而陆勇也避免了一场“牢狱之灾”。

“说实话,当时内心挺受挫的,觉得自己是做好事,结果成了被告,遭遇到了这样的‘对待’,觉得不公平!”与此同时,陆勇说,来自病友们的那份签名声援,则让他非常感动,证明自己所做的事情是“得人心”的。他还透露说,当时的事情出了后,包括央视的《新闻直播间》、《今日说法》、《面对面》、《新闻1+1》等知名新闻栏目都做了深入的采访和解读,直到最近在知名的影评网站上,资深的影评人士还透过这些新闻报道,从影评的角度进行了更新的解读。“我想我的事情,成了一个代表性的事件,促动了某些政策的改变。”陆勇笑说,自己的“遭遇”成了一个“标志性”事件,也许推动了某种改革。


“我不是药神”原型:曾涉卖假药被抓 千名病友求情

【陆勇在电视台讲述他的这段经历】

他回忆说,包括当时,很多媒体去问了无锡的药监局,问他们对于2014年最高法等发布的司法解释中“销售少量根据民间传统配方私自加工的药品,或者销售少量未经批准进口的国外、境外药品,没有造成他人伤害后果或者延误诊治,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规定,在实际执法中到底如何操作等,包括这个“少量”如何界定的问题,引发了广泛的讨论。“药监局的朋友就说,实际上他们打击的重点是原料药、确实无疗效的国外假药等,我们对这些没上批号但确实价廉且有效的国外药,不搞非法代购,就没什么问题。”


“我不是药神”原型:曾涉卖假药被抓 千名病友求情
明星娱乐
奇闻异事